第93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855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赌徒碰到老千,那么就只能有一种结果,那就是输光洗白。

很快我就胡了第一把牌,这样我的假钞不会有赔付的风险,然后我一连赢了三把牌。

当我赢到饭店老板的现金后,我再有选择性的把手中的现金输出去。

我会特意拆牌,给老宋他们喂牌,让他们胡牌后手里有一些现金,从而可以预防饭店老板胡牌之后没有钱给。

他们拿到钱之后都会稍微看一下,他们能够清楚看到这些都是真钞票。

“哎呀,刚才应该差不多离开的,忘了还有呢!”

“吴老板如果有事情的话,就可以先回去忙,随时可以过来,不着急这一会儿了。”

我笑着说了句,他立刻摇头示意不用。

“反正没什么大事,再玩几把!”

他刚才就想离开但他没能离开,那个时候他是赢了钱的,现在他想走是走不了的。

不是不让他走,而是他自己不愿意走!

人都有这样一个心理,把赢来的钱当成自己的,赢来的时候心安理得,输出去的时候就会变得焦躁。

接下来的赌局完全是一边倒,偶尔他会胡一把,但不足以支撑他的输钱。

不到两个小时,他就把黑色皮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拿出来了,一共三十万现金全都输得干干净净。

此刻他的脸色变得通红,他的脸色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过程,从喜悦到平静再到严肃,最后再到满脸通红的焦急。

现在让他离开赌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可是在这里不会有人把钱借给他。

如果这个时候把钱借给他的话,那么他就不会想着回去取钱。

如果他用借来的现金赢了钱,那么他就不需要再回去取钱,如果他把借来的钱输掉,那么他就更不愿意回来了!

因为输钱回来的时候,等待他的是焦虑和负债,这都是人的正常心理。

“吴老板,今天手气不太顺呀?”阿风笑着问了句,都看到他输光了。

“本来还挺好的,刚开始的时候挺顺利的……”他一脸懊恼的样子,我笑着递过去一支香烟。

“没事,不怕输的苦,就怕断了赌嘛!”

先输后赢是一个过程,但是谁都不愿意这样,因为刚开始赢的再多也没用。

先赢后输会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心理反差,会让人难以接受的!

“我先回去一下,等会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饭店老板匆匆离开了房间,我站在窗口看着他一路小跑上了丰田车,车子快速离开酒店。

我站在窗口一直在看他,大约看了十分钟左右还没有见到车子,我心里就放心了。

因为杀猪的时候,我也会害怕出现意外情况,而只要他再回来,那么我要给他一个大钩子!

这个钩子是每个赌徒都会经历的过程,也是倾家荡产的第一步!

“阿风,一会儿你在桌上负责输钱,老余也是,把他输掉的钱全部再输给他,然后再多输五万现金他。”

“好不容易赢来的,干嘛要输掉啊?”阿风一脸不解的看着我,老余他们也是同样的表情。

“只能让他赢五万块钱,只要输完这些钱,我们立刻就要吃下午饭,立刻结束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阿风,佛公子在做什么?他有时间吗?”

“他应该有时间吧,最近他什么都没做。”

“你打电话让他过来,让他在酒店门口帮我们把风,如果发现有警车过来,立刻打电话通知我们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预防万一,因为很多赌徒在输光钱之后,他知道赌桌上有大量的现金,那么他们往往会铤而走险选择举报!

一旦抓赌成功,那么举报人是会得到奖励的,很多赌徒压根不讲原则。

就像赌徒永远不要小看一个老千一样,老千也永远不要小赌徒,这是一场永远不会停歇的较量。

四十分钟以后,饭店老板重新回到了房间,他手里拿着黑色的皮包,里面鼓鼓囊囊的。

他这样做生意的小老板,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存款的,百八十万的都不是问题。

如果就连这点存款都没有,那么他就算不上是肥猪,只能算是瘦毛驴。

“我来了,还有位置吗?”

“当然有。”

饭店老板重新加入赌局,第一把牌他就胡了,然后美滋滋的收钱。

因为其他人我提前叮嘱过,不要胡牌就是输钱,他甚至都不需要动自己的本金。

其实这是在给他培养一个心理习惯,那就是不管他输多少钱,只要有本钱他就可以赢回来!

让他知道每一次的下注,最后一个筹码都是翻身的希望,人一旦有了这种希望,就会变得盲目,也会变得疯狂,还会变得自大!

赌局按照我的预定计划进行,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,是南心打来的。

我走进洗手间反锁房门,打开水龙头然后接电话。

“喂,是我。”

“老九,你到哪里了?”

“我在路上呢,不小心出了点意外情况,怎么回事?”

“你没有过来就不要过来了,今天这个场面我们搞不了的,你来了也没用。”

一听这话我基本上明白了,但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怎么回事?五哥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南震东喝多了酒,他动手打了五哥!”

一听这话我能想象那个场面,我见过南震东,南家排行老大。

我见过他那个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,估计动手打人应该是故意为之,故意找五哥麻烦。

在一般的家庭中,谁会对亲兄弟动手?如果不涉及到利益和仇恨,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发生。

“南心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只是因为喝酒吗?”

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我们来了反而还被五哥骂了一顿。”

“在南家庄园应该出不了事吧?说毕竟有南爷主持大局……”

“老九你不了解情况,如果南爷喜欢五哥,那就不会有今天这个事儿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“我们在这里等等看看情况,你先不要过来了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放心吧。”

“老九,不要告诉别人是我打电话通知你的,别问为什么,就这样。”

说完南心挂断了电话,她最后一句话让我有些不能理解,为什么她会这样说呢?

我知道自己不去南家庄园是正确的选择,因为去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,反而还会帮倒忙。

现在南心打电话刻意告诉我不要过去,也就是告诉我不要蹚浑水,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这会不会是南震东对五哥的一种试探呢?

如果他故意找五哥的麻烦,那么只要在南家发生冲突,五哥必定会把自己的人叫过去帮忙。

那么那些五哥自己培养的人,有一个算一个,一个都跑不了!

到时候他们只需要看看有没有出现生面孔,有没有出现新的人,那么一切都清清楚楚,根本都不需要再去调查什么。

毕竟自己的老大都被人打了,如果再不出面的话,那还算是什么自己人呢?

刚才南心告诉我,五哥把去帮忙的所有人都骂了一顿,这说明五哥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局。

所以我有理由推测是这种可能,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试探,我没有去南家庄园是正确的选择!

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,我也知道五哥需要我做什么。

但我唯独不知道,五哥那样的人能隐忍到什么程度……

包括南心在内所有人都知道五哥是个‘老实人’,喜欢读书与世无争,可我知道他不是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