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捧杀局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827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,但钱却是最接近万能的东西!

我手边托盘中有厚厚一堆筹码,这些筹码代表的就是钱,试问哪个赌徒看了不眼热?

在东南亚的很多赌场中,吧台附近都会有一个透明的展示柜,里边全部都是打捆的现金,从一千万到几千万不等……

其实那些现金不只是代表赌场的赔付能力,更多的是勾起人内心的贪婪,试问去赌场的人谁不想一夜暴富?

现金展示柜还有一个作用,那就是经常会调整里边的钱数,一般都是从多到少,让人可以清楚看到数量变化。

甚至有很多赌场会频繁的从里边拿钱出来,让人能清楚看到赌场在赔付,那么赌徒就会相信在赌场是可以赢钱的。

哪怕其中有很多是托儿,但大量钞票会给人带来强烈的感官刺激,会让人跃跃欲试。

就算没有赌钱想法只是陪同赌徒一起去赌场的人,看到大量现金都会忍不住想试试手气,这就是展示柜的最终目的。

调整计划后佛公子手里的筹码很快输光,暗灯用一把大牌把他杀的干干净净,他自己甚至都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“如果有需要,随便拿。”我主动说了句,佛公子笑着摆了摆手。

“不了不了,我让人去吧台兑换一些。”说完他转头对身边的女伴小声说了两句,紧接着女人起身去对换筹码。

从女人的表情来看有些不太情愿,一个表情我立刻判断,这家伙不是用自己的钱兑换筹码,他是在用女人的钱!

“先用着吧。”我拿出十万筹码推过去,佛公子立刻摆手拒绝。

“不用不用,马上就过来了。”

“不给我面子?”我板着脸佯装不高兴的样子,不声不响给他上个眼药。

“不是不是,当然不是……”

“那就先玩着!”我的语气中有不容置疑的坚定,不给他拒绝的机会。

刚才他借给我筹码,现在我借给他筹码很正常,唯独不同的是我不打算要利息,因为我盯上的是他的本金。

很快佛公子的女伴拿着筹码回来,一看到他面前放了不少筹码,顿时脸上就出现了笑意。

这个女人把所有情绪都挂在脸上,让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,估计今天她要倒霉了!

“哥们,先还你,一会有需要再借。”佛公子把十万筹码还回来,但这一进一出有些东西就变了!

“没问题。”

很快赌局进入了流水局,每一把牌的速度都很快。

暗灯从佛公子手里赢筹码,转手就会输给我,我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多。

“哥们你转运了,手气这么旺?”

“打牌就这样,有输就有赢,不怕手气背就怕没了筹码……”

我不声不响的下了个钩子,暗示他输光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筹码来翻身。

几乎所有赌徒都经历过先输后赢,用很少的一点筹码回本许多,这种经历会在人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。

为什么赌徒总要输光之后才会离开?其实赌徒最后下注的筹码,代表的是希望!

正是因为先输后赢的经历,才会让赌徒抱有一丝希望,哪怕只剩最后一个筹码都要放手一搏。

佛公子能来赌场里玩牌,那他一定有过先输有赢的经历……现在就要开始下刀子杀猪。

暗灯玩牌的水平不错,总是在输输赢赢中杀筹码,而我也会有目的性的出千,调节赌桌上的节奏。

佛公子和暗灯再次展开较量,这一次他们互相下筹码非常多,仿佛都拿到了一副大牌。

暗灯手里的筹码并不多,但是他补了一次筹码,佛公子的筹码很快见了底……但是看他还有些不甘心的样子。

“看来你拿到一副不错的牌,转运了不能没有筹码,需要多少?”我笑着说了句,主动开始借给他筹码。

“五万吧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

“五万够吗?十万吧。”我直接拿出十万筹码递过去,这一次佛公子没有任何推脱。

他拿着筹码继续和暗灯疯狂的下注,牌桌上的筹码在疯狂的堆积,此刻不是他不想开牌,而是还有一家托儿没有弃牌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捧杀局,佛公子也能看出来对面两个人是一伙的,但他好像对这把牌很有信心。

这把牌虽然不是我亲手发的,但我知道这一局肯定会出冤家牌,甚至是掐脖杀!

俗话说起把好牌,输把好钱。

冤家牌就是大牌碰大牌,这样的情况最容易产生大幅度的输赢,而小牌则不会。

掐脖杀就是点数非常接近的牌面,比如JQK碰上QKA,或者KKK碰上AAA。

这一把牌佛公子下注超过十万筹码,最终开牌结果一点都不出人意料,佛公子的牌被掐脖杀。

“真是邪门了。”佛公子一脸不爽的样子,可是现在他已经借了筹码,哪有这么容易脱身?

“我觉得今晚他克你,你克我,我克他……”我调侃了一句,无形中帮暗灯打了个圆场。

“佛公子,你还玩不玩?”对面有人笑着问了句,但所有人都看到佛公子没有了筹码。

“当然玩!”佛公子毫不犹豫的回答,我看出他已经上火了。

上火是赌徒最明显的特点,一般是输钱输的心焦,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。

这一次我没有再主动借筹码,我要等他主动来借!

如果他来找我借筹码,那我很乐意借给他,如果他不借,那么就清账走人。

“再去帮我换点筹码,乖。”佛公子转头说了句,还摸了摸女伴的头发。

“我卡里没钱了,明天再来吧……”女伴小声嘀咕了一句,佛公子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。

“玩的正高兴呢,怎么回事?”我装模作样的问了句,佛公子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。

“哥们,方便再用点筹码吗?”

“嗯?什么?我没听清楚。”我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,其实我听到了,但他刚才说的是用而不是借!

这个用和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,就像定金和订金,一字之差谬之千里!

“方便再借点筹码吗?一会还你。”佛公子小声问了句,这一次他用了借这个字。

“当然没问题,这点筹码算什么?无所谓。”我客气了一句,直接给他二十万筹码。

佛公子拿到筹码没有任何迟疑,其实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。

从一开始拒绝我的十万筹码,到小心翼翼的借十万筹码,再到毫不犹豫的拿二十万筹码,这是一个赌徒心理变化的过程。

俗话说虱子多了不咬人,其实所有赌徒都一样,输急了眼什么都不在乎,什么样的钱也都敢借!

在拿到二十万筹码后,佛公子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,下注更大!

其实在赌桌上除非是运气特别好的时候,否则盲目下大注就等于是自寻死路,更何况今晚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杀人局!

时间一晃而过,不知不觉到了凌晨十二点,可是赌局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。

输了钱的佛公子一心想要赢回来,赢了钱的人还想多赢一点,这本就是赌徒的正常心理。

只不过今天佛公子所在的这张赌桌,所有人都是赌场内部人,注定他要倒霉!

“佛公子,时间不早了呢。”女伴小声嘀咕一句,一副犯瞌睡的样子。

“再等等。”

“差不多行了,已经输好多了呢。”女伴劝了一句,可谁能劝的了正在兴头上的赌徒?

“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,小意思而已。”

佛公子嘴上说着小意思,可他现在面红耳赤两眼发直,已经进入了一个赌徒的癫狂状态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