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老千之斗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3455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俗话说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。

我对自己的手法有绝对的信心,只要按照我设定的路子走,我能稳赢!

可南心切牌到一半突然停止了动作,她并没有拿掉扑克,反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。

“南心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突然不想切牌了。”

说完南心把切掉一半的扑克又推回到我手里,然后她只拿掉了最上边的一张牌。

这个切牌叫做‘砍牌头’,只切一张牌是没办法推出太多扑克的,不过这难不倒我!

我手缩回来的瞬间右手作为遮挡,一瞬间左手用百折手切换扑克,仍旧是按照我预定的位置发牌!

我若无其事的发牌,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不敢用发底张或海底捞月的手法,最好的出千是在洗牌的时候提前完成出千!

更何况那个半边脸的鬼脸一直在旁边看着,我知道他是个高手,所以我会全力以赴!

发牌后南心掀起扑克看了一眼,我给她了三张同花牌,我自己也是同花牌,但是点数要比她的大一点。

“我发牌的手气还不错吧?开牌?”我试探性的问了句,只要开牌那我稳操胜券!

“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,要不要赌大一点?”南心轻声问了句,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笑意。

“不了。”我笑着摇了摇头,哪怕我能稳操胜券我也不会赌命,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稳赢的赌局!

“胆小鬼!”说完南心掀开了手中的三张底牌,可我瞬间瞪大了眼睛,她的底牌竟然变了!

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扑克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我发给南心的三张牌是什么我心里非常清楚,可是这三张牌已经变了,她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我庆幸刚才我没有被利益蒙蔽了眼睛,我庆幸自己没有临时改变自己的原则,可是刚才我却没有发现她是如何出千。

老千对局看不出对方的出千手法,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!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停止出千尽快离开,可是现在我走不了啊!

“怎么样?你是不是已经输了?”南心轻松的晃了晃手指,可我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!

“等等!”

虽然我没有看出她的出千手法,但是我知道她从我眼皮底下换掉三张牌,我亲手发出去的牌绝对不会有错的!

现在牌堆就在我的手边,查牌是一定可以查出问题来的,因为她换掉了三张牌,那么扑克牌里的花色点数是对不上的!

“难道你不服气吗?”花蛇笑着问了句,我拿起了手边的扑克牌堆。

“有你这么玩儿的吗?难道你不怕查牌吗?”

说完我把所有扑克平摊在桌子上,用最快的速度找出三张和她底牌一模一样的牌,一副牌中不可能出现两张一模一样的牌!

现在查牌结果就在这里摆着,南心的身上一定有提前藏好的扑克牌。

“洗牌发牌的时候都可以做牌,本身我们都知道,这是一场比大比小的对局,没有所谓的规矩和规则可言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南心说的没错,今天的对局你们各凭本事,不论过程只论输赢!”

花蛇的话就像给我浇了一头冷水,规则全部都是她们定,这不等于当选手又当裁判?

“你们玩我?”我猛然站起来,可大胖子一手抓住我的肩膀,硬生生把我摁住。

“给我坐下!玩你又怎样?难道你不服气?”

周围聚集过来几个人,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看着我,我知道今天掉进了虎狼窝。

“在赌博的时候没有人会和你讲规矩,也没人会和你讲原则。”南心意味深长的看着我,然后起身准备离开。

“等等,刚才这把牌我认输,但是没说一局定胜负,江湖规矩三局两胜!”

虽然这一次我输的非常不甘心,可是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在赌桌上没有人会和你讲道理!

更何况是在对方掌控一切的情况下,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完全是为所欲为。

如果换成是平时的话,我绝对不会参与这样的赌局,可是今天我出老千被抓,我没有选择,只能硬着头皮赌下去!

“你觉得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?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南心笑着说了句,这一点我承认,可我不会放弃!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咱们继续!”

“好吧,刚才是你发牌,现在应该轮到我来发牌了。”

一听这话我当时就急了,在我自己发牌的时候南心都能用这种方式赢我,如果现在让她来发牌,那我必输无疑。

说时迟那时快我猛然出手按住扑克,在南心拿到牌之前抢先把牌拿在手中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发牌!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刚才你自己说的,在赌桌上没有什么规矩可言,更没有规则可言,刚才我发了第一次牌,难道我就不可以发第二次吗?”

我据理力争拖延时间,她们定下的规则我无法反驳,我只能尽可能寻找对自己有利的条件。

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发两次牌,我只是借此机会来藏牌,提前藏好三张A牌!

“喂,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啊?这里是你说了算?”大胖子推了我两把,可我死死摁住扑克不松手。

这副扑克A牌上有我下焊的记号,很快我就找到了A牌并且藏在手心。

“他在强词夺理,他知道即将要输了,他是想借机偷牌,但我们可以换一副全新的扑克……你输定了!”

南心看穿了我的内心想法和目的,没想到她的实力如此之强,可我也不是吃素的!

“这可不一定,不到最后开牌的一刻,谁又能知道输赢结果呢?来,咱们继续!”

我朝南心勾了勾手指头,哪怕我心里没底,可是外表的气势绝对不能落了下风!

如果让人看出我心里没底,那还没开始赌我就已经输了……

我必须要自己想办法破局,因为此时此刻能够救我的人只有我自己,不能指望任何人。

在尔虞我诈的江湖世界,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本身就是一件可悲的事情。

“好吧,那就让你再输一次。”

南心拆开一副全新没拆封的扑克,她的手指白皙细长,看起来比较灵活,绝对是一双出千的好手。

老千对于手的要求很高,如果手指短小粗壮,就像五根棒槌一样,根本无法灵活地玩扑克牌。

南心洗牌的手法很花哨,颇有些花式洗牌的感觉,可是这一点很反常。

一般来说老千尽量都会隐藏自己的手法,不会展示花哨的洗牌手法,她违背了一个老千的最高准则,那就是隐藏。

“忘记告诉你,扑克背面花色换了,你的藏牌没用了。”南心晃了晃手中的扑克,背面底色是红色方格。

刚才的扑克背面底色是蓝色方格,我藏在手心的三张A牌瞬间失去了价值。

“无所谓了。”我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,手腕一抖直接把藏牌丢进垃圾桶。

此时此刻我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,手中没有藏牌就意味着无法出千换牌,千术的本质是改变而不是凭空创造。

“你要不要切牌?”南心笑着问了句,其实对于一个老千来说,切不切牌的意义并不大。

因为老千想要的牌总会藏在特定的地方,如同刚才我的百折手一样,而且千术手法的精髓并不在于速度,而是在于隐蔽。

不管多么快的手法速度,都快不过眼睛的捕捉速度,一旦眼睛视线被遮挡,那么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换掉底牌!

现在我唯一的机会就是提前出千,直接从扑克牌中冒险偷牌!

“当然要切牌,说不定我会有好运气的!”我慢慢的站起身来,装模作样的搓了搓手。

我慢慢用左手覆盖扑克,在众目睽睽之下切牌,想要出千偷牌实在是太难了!

“咿?五哥?”我冷不丁朝着门口方向喊了一下,目光也看向门口位置。

所有人下意识的转移目光去看门口方向,就连南心也有一些分神,借此机会我快速切牌!

切牌大约有二十多张扑克,中指和大拇指捏住扑克两端,小手指从一侧快速推扑克到桌面,这样手中就留有十几张的藏牌!

刚才换了新牌我手里没有藏牌,三张底牌能赢的概率远远不如十几张牌的概率!

“你小子瞎说什么?”大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,我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。

“不好意思,刚才眼花看错了……现在你可以发牌。”

南心看了一眼被我切掉的扑克,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,她好像并没有发现我的切牌偷牌。

“等等。”突然有人喊了一句,半死不活的声音很有辨识度,我心说不好!

说话的是一直在旁边站着的鬼脸,他突然喊停,南心立刻停止了发牌。

“师傅,有什么问题吗?”南心不明所以的询问,鬼脸的表情阴沉不定。

“阿心,你太大意了,你不应该轻敌。”

此话一出南心立刻用手捏了一下扑克厚度,然后她查看被切掉的扑克,很显然是牌少了!

刚才我只偷了不到十张牌,而且是从切牌中偷牌,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。

对于很多不懂行的水鱼来说,赌博是一种赌运气的游戏,可是对于懂行的人来说,这里边有数之不尽的套路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