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6章 公侯万代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969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走南闯北这些年,我见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,但从来没见过门上挂人手的。

悬挂的这双人手已经干瘪干枯,呈现暗紫色,像是风干了一样。

手指和手背上有明显的尸斑,手腕断面已经完全发黑,好像是被火烧过的样子。

虽然这双手变了颜色,但是整体形状非常清楚,甚至在破损的地方,还能看到白色的骨头……

门上牌匾写着忠义两个繁体字,这双手挂在牌匾的旁边,别具深意!

从风水布局的角度来说,血渍污秽以及残肢断臂会严重影响风水气运,占据的位置越靠中心,影响越厉害。

风水讲究藏风聚气,得水为上。

藏的是四面八方的风,聚的是人散发的人气,反之最怕风来吹,水来流。

如果聚拢不住风和水,那就是漏风散气之地。

所以不是所有有风有水的地方都是风水宝地,因为疾风和急水是破财破运的利器!

这双手的风水摆设让我看不懂,不明白其中有什么意义。

“老九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我快步走进大门,一进门就看到三把正对门口的椅子,中间是一口天井,里边装满了水。

九叔正在椅子上喝茶,面朝院子和天井,他和昨天的样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

他穿了一件灰色的马褂,麻布裤子,脚上一双剪刀口的平底布鞋。

看上去就像是在公园遛鸟遛弯的老头一样,但是一般老头没有他的这种气场,更没有他的戾气!

他身边那根黑嘴红眼的蛇头拐杖那么显眼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“九叔好!”
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他端着茶碗翻了翻眼皮,他用的是带茶盖和底托的老式茶碗,青花瓷的图案。

他没有让我们坐下,这里也没有我们坐的位置,那只能站着。

“九叔,我们是专门过来表示感谢的,一点心意不成敬意,希望九叔不要嫌弃。”

我示意南心和小初把东西放下,大包小包看着很多,其实这些礼品什么的都不值钱。

最值钱的就是二十万现金,用红纸包起来,外面看上去就像是白糖茶包一样,拆开之后才能知道内有乾坤。

对于一个老江湖来说,二十万现金根本不值一提,但此刻钱代表的不只是钱那么简单。

在江湖中钱还有另外一个意思,那就是代表最高的尊敬和敬意,俗称孝敬钱。

孝敬代表的是态度,而不在于多少,这不同于花钱求人办事,完全是两码事。

忠叔代表九叔过来收拾东西,他的手在红纸上轻轻一点,其他东西看都没看一眼。

“九叔,小辈们孝敬您来了。”

忠叔笑着说了句,这话是在提醒有现金,刚才他轻轻一点并没有捅破纸,但人家心里清清楚楚。

“老四的人到我这里来,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?我缺你们这点东西的吗?”

一听这话我心说这个老狐狸果然精明,收了东西还不念情,压根不欠我们人情。

因为昨天他先放了我们一马,所以现在只能算是回敬,扯平了。

“九叔您误会了,这是我们的一番心意,也是我们作为小辈的心意,请您不要嫌弃,不然我们会惶恐不安。”

“你们的心意我领了,具体的感谢就不用了吧!”

九叔摆了摆手,他最后用了一个吧字,这可不是态度坚定的话。

“九叔,这是小辈们孝敬的一些心意,你就收下吧!”

忠叔立刻出来劝了一句,九叔稍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才慢慢点了点头。

忠叔立刻把东西收走,两个老江湖一唱一和的,把收礼这事做的滴水不漏。

不管让谁来看,那都是九叔‘勉为其难’才收下的,而且还是给了我们很大的面子!

不得不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,我也跟着学了一手,这都是江湖中最宝贵的经验!

“过来坐吧。”九叔招呼了一句,小初立刻就要往前走。

我伸手拦了一下,示意小初和南心站着别动,我也没有过去。

“九叔,在您面前哪有我们坐的位置,我们站着就行了。”

“哎呀,别客气呀!”

“九叔,我们坐着不如站着自在,站着就行。”

我再次推脱了一句,这不是假客气,而是有自知之明。

在他身边还有两把空椅子,可是坐过去就是平起平坐。

我知道并排的椅子是给朋友准备的,也是给平辈的人准备的,而绝对不是给小辈准备的!

如果南万天或者佛老怪来了,那么可以过去坐下一起喝茶,但是我们不行!

退一步说,人家这里没有准备面对面的座位,那就没打算让人来了坐着。

由此可见九叔的江湖地位很高,大多数来拜访的人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,那高低上下立判分明!

“九叔,这是我们的拜门贴,请您看一下!”

我恭恭敬敬的把拜门贴捧在手里,忠叔接过去转交给九叔,但他直接放在了桌子上,并没有打开。

“说吧什么事儿?我喜欢有话直说……”

说完九叔伸出了两根手指,忠叔立刻招呼人拿过来一根竹筒,仔细一看是水烟筒。

我心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,他不用看拜门贴就知道我们今天来,除了感谢之外还有另外的事情。

这个水烟筒上雕刻花纹符式,红底色金烟托,烟管上雕刻四个镶金字……公侯万代。

一看这个架势我心说,搞不好九叔以前是官宦人家,或者是官宦之后。

一般水烟筒都是雕刻富贵延年和知足常乐一类的吉语,或者是神话传说以及历史人物之类的。

以前只有宫廷中人才会用红底金色,雕刻青云封侯一类的祝福话。

平头小老百姓没有说是要平步青云的,也没有要马上封侯的,所以更不存在公侯万代。

这句祝福语是福泽子孙后代,绵延官运都能加官进爵,封侯拜相。

九叔抱着水烟筒慢吞吞的点烟,一副老古董的摸样,我在静静的等着他。

水烟筒咕噜咕噜的,九叔吧嗒着嘴,一口一口的抽着水烟。

等他抬头缓缓吐出一口烟气的时候,这才是恰当的说话时机。

“九叔,我们今天一来是表示感谢,二来是我们受到南家老五的委托,专程来孝敬九叔。”

“南家老五?那小子怎么想起来孝敬我了?他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吗?”

九叔漫不经心的说着,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其实就是等着我把话说明白。

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,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来意之前,他不会轻易的接受拜门贴。

“九叔,南家的老四和老五,他们是一胞同母的亲兄弟,关系非常亲近。”

“现在五哥很想亲自来拜访九叔,只是现在抽不开身,心怀歉意,所以委托我们过来表达他的心意。”

我一番话说的非常客气,已经把身段降到了最低,无形中反衬给九叔面子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就喜欢搞这些弯弯绕绕的……”

九叔意味深长的说了半截话,然后他抱着水烟筒抽烟,没有了下文。

“这些年来,九叔和南家的关系一向不错,所以用不着这样,你们回去吧,告诉南家老五,他的好意九叔心领了!”

忠叔出来说话,看似是替九叔说出了没有说完的话,但明白人一听就知道,这些全都是客气话。

“以后有机会,让他到我这里来喝茶。”九叔嘀咕了一句,但这也是客气话。

在江湖上客气话等于是废话,也等于是假话,完全不能当真。

如果关系真如他们说的这样,那么就不会说这些客气话,本质上就是拒绝。

“谢谢九叔的好意,我们一定把这话转达到,感谢九叔给面子,我先替五哥谢谢您!”

说完我微微弯腰鞠了一躬,哪怕我明知道对方是假客气,但我无话可说。

这种事情只能意会,而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,因为这就是江湖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