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促膝长谈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921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寂静的夜晚一切都很安静,我一个人坐在神仙居门口的台阶上抽烟,五哥在里面陪他的母亲。

此刻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钟,估计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走了……

五哥不走那我也不能走,我得在外边替他看着点,充当眼睛。

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五哥能放心让我在这里替他看着,说明他还是信得过我的。

虽然这个信任是有限度的,但是要比没有好。

不知道五哥和素姨有多长时间没见面,我估计肯定有很多话要聊……

仰头看着天空,今天晚上的月亮特别的圆,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。

今晚是一个重逢的好日子,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母亲,不知彼此何时才能相见……

俗话说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

在我看来这就是无病呻吟,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就是阴阳两隔。

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要承受多少别人不能承受的苦难?

我相信咀嚼苦楚是男人成熟的不二途径,苦楚令我逆境成长,痛苦令我逐步强大!

时间缓缓流逝,凌晨两点多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,我回头一看是五哥出来了。

“五哥。”我立刻起身打招呼,他摆摆手示意我坐下。

“老九,你还在这里呢,怎么没去休息?”

“我在这里看着放心点,有什么事还好有个照应。”

我客气了一句,心说他不走我肯定不能走,更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。

“放心吧,在这里出不了什么事情的,要不然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,我还是在这里陪着吧,反正我也没什么事。”

我若无其事的说了句,主动要留下来。

五哥刚才用了要不然这三个字,就像要不然我去送你吧,要不然我结账吧。

其实这样的询问语气就是就等着别人拒绝,如果搞错了其中的意思,那就是不懂事了。

“老九,今天晚上我在这里陪母亲,可能要到天亮了。”

“我没事的,晚上这里凉快,正好有机会数星星。”

“今晚母亲感觉有些心慌,她一直在拜佛诵经。”

“可能是刚刚到一个新地方的原因吧,也许适应几天就好了。”

我安慰了一句,现在我只能这样安慰,其他的我也不能多说。

哪怕我明知道素姨是心里没底,可我得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“老九,你应该知道母亲心里没有底,这么多年了,南万天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待她。”

一听这话我浑身一个哆嗦,五哥刚才直呼南万天的名字,而不是父亲或者是尊称。

可以看出他心里的变化,人内心真实想法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表现出来,尤其是在这一刻如此放松的情况下!

“不好意思五哥,刚才我有些分神,没听清楚你说什么……”

我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,故意把刚才那句话圆过去。

就算他要称呼南问天这个名字,而我不能接这个话儿,因为我实在是没法接啊!

“没什么,这件事情多亏了你帮忙,如果没有你,可能也不会有今天……”

五哥拍了拍我的肩膀,他并没有再重复南万天这三个字,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他可以对南爷心怀不满,他可以心里有情绪,因为那是他的亲爹,可我不行啊!

可还没等我彻底松一口气,我突然感觉出了不对劲,刚才五哥分明是话里有话啊!

刚才他说没有我,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,仔细一琢磨,这可不是夸我啊!

在此之前我高估了五哥和南万天之间的关系,没想到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此淡薄。

而我让老金想办法忽悠南万天,从而把素姨请过来过生日,但是没想到会直接把人留在这里。

也许这违背了五哥当初的意愿,也许违背了素姨的意愿,可是现在木已成舟……

所以我绝对不能贪这个功劳,相反我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,因为人在最得意的时候,往往就是陷入绝境的开始!

“五哥,这件事情我可担待不起,是我把事情搞砸了,我现在心里很慌张,很不安。”

“哦?为什么?这是在跟我客气吗?”

“当然不是客气,我以前只是想找一个江湖朋友来碰碰运气,试试能不能让素姨到庄园过生日。”

“这样一来就可以确保安全,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没想到南爷会让素姨留下来,这些事情让我心里很不安。”

我一口气说出了心里的担忧,因为这些都是计划之外的事情。

“老九,你和别人不一样,你的想法很细腻,但是你放心,这件事情我不需要你担心!”

五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语气很轻松,可我一点也不轻松。

“五哥,如果这件事情需要调整的话,我一定会尽全力的。”

我提前表明态度,不管怎么说我的初衷是好的,只是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。

通过刚才五哥对南万天直呼姓名能看出,这件事我多半是搞砸了!

把五哥的母亲接到这里来过生日,这样是可以的,但是把人留下来在这里吃斋念佛,那就不一定了!

退一步说如果五哥的母亲想回来,那么她现在还会心有不安吗?

如果五哥很满意这件事情,那他会绝口不提吗?他还会在这里留到半夜吗?

其实从一些细节我就能看出问题来,可是看出来的有些晚……

“老九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计划不如变化快,我可以理解的。”

五哥主动给我打圆场,我心里放松了不少。

“也许你会好奇,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僵硬,对吗?”

五哥冷不丁说了句,这话我根本就没法接。

如果他想对我说,那他自然会说,如果他不想说,我问了也是白问。

更何况还是父子之间的事情,我一个外人不好发表意见的。

五哥在我身边的台阶坐了下来,他并没有摸出雪茄,我主动递了根烟过去。

五哥点燃了香烟,他长吸了一口气,此刻我们就像是朋友一样坐在台阶上抬头看星星。

“老九,你知道我小时候最想得到的是什么吗?”

“五哥,这个我还真不清楚……”

“我最想得到的就是肯定,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。”

“五哥,别人的肯定是别人的事,只要自己心里对自己肯定那就行了。”

我安慰了一句,现在我也只能这样说,那是南家以前的事情,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多嘴。

“老九,你不是我,你不能理解那样的感受,从小我就是最差的那一个,被所有人嘲笑,被所有人欺负……”

“五哥,他们欺负人,只能说明他们不善良,内心善良的人是不会去伤害别人的,也不会以伤害别人来取乐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如果有机会能够重来一次,我不会再那样过!”

“五哥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,不能冲动啊……”

我赶紧劝了一句,因为我看到他握紧的拳头,可是现在他拿什么跟南震东斗?

“在我十岁生日那天,母亲送我一个不倒翁,我视若珍宝,但是他们偷走了我的不倒翁,他们还说我不配得到!”

“太过分了吧?简直就是毫无人性啊!”

我安慰了一句,其实人在少年时期的时候,做的事情更加混蛋!

因为年轻人做事不考虑后果,不考虑人情世故,也不会考虑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……

“十岁的时候我忍了,后来我养了条小狗,我很喜欢它,在母亲生日的那一天我把我应该得到的那一块蛋糕,分享给了我的小狗,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”

五哥转过头来看着我,这一刻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冷漠与杀意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