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专治恶人
书名:我的老千江湖 作者:黑色枷锁 本章字数:2911字 更新时间:2020/10/30 01:40:36

时间一晃而过,两个小时以后我再次来到送葬的房间。

一进门,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!

此刻送葬和刚才完全不一样,身上密密麻麻扎着一层银针!

看着他就像是个针线包,床边上还放了一堆带着血的卫生纸,哪里出血,就用卫生纸把哪里擦干净……

皮匣子和药罐子还在津津有味的研究,在送葬的身上刺来刺去。

“行了,休息一会儿吧,晚上接着干。”

“好的,东老板。”

我走到送葬的床边,他瞪大眼睛,已经哭干了眼泪,头上布满了汗珠,看起来是比较疼!

“送葬哥,不至于吧?针灸又不是穿刺,还能要了你的命啊?”

我拿开了地藏嘴里塞的东西,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此刻的送葬,看我的眼神,完全是可怜弱小又无助!

“九先生,九爷,求您放了我吧,我求求您了……”

“啧啧啧,小初,给我拿面镜子过来。”

“好的!”

很快小初拿了一面镜子,我放在了送葬的面前。

让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看看他的眼神和现在的样子!

“怎么样?送葬哥,你不是就喜欢这种感觉吗?现在觉得怎么样?舒服点儿了吗?”

“九爷,放了我吧,我什么都答应你……”

刚说完这句话,送葬委屈的哭了,看来他是真的受罪了!

就在这时皮匣子和药罐子凑了上来,他们看送葬的眼神,就像看一件艺术品。

“兄弟你别着急,正面扎完了还有背面,你可不要乱动啊!”

“这些针很细,弄断了针头就插在肉里拔不出来了啊,得切开皮肉一点一点的挑出来。”

“东老板,刚才我们跟他说了,他挺配合的,没敢动。”

药罐子插了一句话,我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像你这样的畜生和祸害,死了都算便宜你!”

“知道我为什么要整你吗?因为我看不惯你这种人,看不惯你这种做法,欺负小姑娘欺负女学生算什么本事?”

“在本地,其他人不敢动你,可是我敢动你!”

“九先生,我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别,这些话你还是留着说给阎王听吧,你在这里跟我道歉有什么用?”

“九先生,那我应该怎么做,你才能原谅我?”

“很简单啊,我找人把你的小弟给你切下来,从今往后就算赎罪吧,怎么样?很公平吧?”

“九先生,饶了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“如果道歉有用,那这个世界要法律做什么?”

“做了就是做了,大大方方的承认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说对不对?”

“九先生,我真知道错了,我愿意拿出所有的钱来补偿,请九先生放我一马。”

“钱?钱能买回一切吗?钱能让时间倒流吗?钱可以让你这个畜生不去碰那些小姑娘吗?”

一般情况下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最终的结果都是赔钱和赔偿。

并不是因为赔钱和赔偿就可以赎罪,而是除了赔钱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方式可以挽回曾经的过错,可以让人付出应有的代价……

但是在我这里不一样,我不缺钱,我只信奉丛林法则!

“九爷,你是我的亲爷爷,我就是您孙子,求你给我个机会!”

“我打电话给地藏和火葬,让他们来见我,求求爷爷,给我个机会!”

一听这话我并没有立刻表态,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。

送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看来皮匣子和药罐子有点手段。

“爷爷,我一定有办法让他们过来,相信我,如果他们不来,你整死我,行吗?”

“送葬,按道理来说,我不应该给你这个机会,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那我就破个例?”

“谢谢,谢谢九爷给我这个机会!”

“我看,你还是平复平复心情……”

“不用,我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有把柄在我手里,他们不敢不来!”

“噢?什么把柄啊?说来听听。”

“地藏搞了火葬的老婆,搞大了肚子,生的第二个孩子其实是地藏的种,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,绝对错不了!。

“还有这种事?”

我心说地藏这小子可以啊,搞了好兄弟的老婆,不但给人家戴绿帽子,还让人家给他养儿子,这事儿可真说不过去了……

“咳咳,还有什么把柄?一起说来听听。”

“火葬的也有,去年一起出去收账,收上来了一笔现金。”

“地藏当时喝多了,开车撞了车,其实是火葬悄悄把钱拿走了,这笔钱到现在地藏还没还完!”

“嗯,这就是本家的兄弟,互相之间可真够照顾的啊,不错,真不错!”

“九爷,我说的都是实话,都是真的!”

“我有他们两个人的把柄,只要我打电话他们不敢不来!”

“好啊,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,想好了之后,就打电话。”

“九爷,我是让他们直接来这里吗?”

“那不行!”

这个酒店是我们的落脚点,不能让外人知道这里,更不能让火葬和地藏知道。

“这样吧,你分别约他们两个,今天晚上约地方见面,你明白该怎么做。”

“没问题!”

我拿过手机,先拨打了火葬的号码。

打开免提之后,放在送葬的旁边,很快电话接通了。

“喂,怎么了?是不是又想找姑娘了?”

“别扯这些没用的,我有急事找你!”

“噢,什么急事儿啊?”

“在电话里不方便说,今天晚上九点,咱们在大润发超市门口碰头,记得你一个人过来!”

“我靠,送葬,你现在能下床了吗?”

“废话少说,老子现在女人都能玩儿,还能下不了床?”

“你别卖关子,赶紧说到底啥事儿啊?要不然我可不去,现在什么状况,你又不是不清楚!”

“你别废话了,关于去年地藏车祸,丢了那笔钱的事儿!”

“我操,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你别问了,今天晚上见面之后再说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挂断电话,送葬一脸可怜的看着我。

“九爷,你看我这样打电话说行不行啊?”

“你约他到超市门口见面,你几个意思啊?”

“是这样的,火葬有个秘密住处就在超市对面的小区,他离那里比较近,而且以前我们见面都是在那边……”

“而且在那边一条巷子里有一家夜市,我们经常在那里吃东西。”

“好啊,今天晚上如果我去抓不回人,你应该知道你会怎么样。”

“放心吧,九爷,我现在就给地藏打电话。”

“你想好怎么说了吗?”

“想好了。”

“不着急,等一个小时之后再打电话。”

说完我把手机放下了,送葬不明所以的看着我。

我要预防火葬和地藏两个人现在在一起,如果同时接到送葬的电话,那肯定会让他们感觉不对劲儿!

“九爷,能让他们把我身上的这些针都拔了吗?我难受啊!”

“那不行,好不容易插上的,拔下来之后还得再插一遍,难道你想再来一遍吗?”

我捏起一根银针,拔出来又重新插回去,地藏不停的倒吸凉气。

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那你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吗?”

“舒服多了,舒服多了,一点都不难受了,不难受了!”

“真不难受了?”

“真的!”

送葬连连点头,说着这些违心的话,此刻他别无选择。

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不管什么样的人,只要作恶多端,总会有人收拾他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